2014年民营企业突围 与国资同台竞争新机遇

  大公财经1月15日北京报道(记者 王亚楠)2014年,中央政府推出了一系列惠及民营经济的重大改革。从强调“微调控”,加强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简政放权,大幅消减审批事项;向民间开放大型项目;到推进混合所有制、财税体制、不动产登记等多项改革。

  在一系列利好消息的刺激下,2014年的中国民营经济,终于开始摆脱十余年来“国进民退”的阴影。一路突围,逆袭而上,不断迈向新的舞台、开辟新的战场。

  可以说,2014是民营经济收获的年份。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第三次经济普查结果显示,我国经济质量与效益得到明显提升。尤其是民营企业比重不断提高,在经济发展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表明我国市场活力显著增强。在金融领域,第一次有机会与国有资本在相同的舞台上一较高下;在互联网行业里,有了更多的底气和信心,在海外市场与国外企业谈生意……

  民营与国资同台竞争新机遇

  2014年,沿着2013年被互联网金融撕裂的口子,民营资本在金融领域继续深入,不断开疆拓土,占据新的领地。

  3家试点银行在发展战略与市场定位方面“各有千秋”。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将办成以重点服务个人消费者和小微企业为特色的银行;温州民商银行定位于主要为温州区域的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小区居民、县域三农提供普惠金融服务;天津金城银行将重点发展天津地区的对公业务。

  “这正是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高效和差异化的金融服务。”业界评价认为,“3家民营银行要在6个月以内完成筹建,筹建准备完成后提前一个月报开业申请。会有一次延期机会,最长3个月延期时限。否则批复文件就会作废。”银监会给出了筹建期限限制。这意味着,首家民营银行将有机会于年底之前面世。

  正如知名财经评论员宋清辉所说,“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讲,民资也能办银行,这是中国资本市场的重大进步,说明监管层终于具有了直面金融改革的勇气。目前已有不少实力雄厚的各路资本都正在筹备申请开办民营银行。2014年是民营银行历史上的元年,也是民营企业的一缕曙光,民资借助混合所有制改革打开了一扇新窗口。”

  这是恰如其分的评价。因为这背后蕴含着人们对民营银行所寄予的厚望:打破金融垄断、让竞争激活效率、支持农业及小微企业,更好地实现小微企业融资难和城乡居民相应的金融权利。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宣昌能提出,推进存款保险制度建设是发展民营银行的先决条件。他的个人理解是:“对民营银行提出自担风险的要求,实际上是我国在存款保险制度还没有建立的情况下,需要进一步研究与商业银行法、公司法的有关法律法规的衔接。只有管得住,才能放开,只有尽快设立存款保险制度,完善金融机构,市场化的配置机制才能为民营银行的健康发展,提供坚持的制度保障。”

  来自西部地区的民营企业申请者郭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表示,“金融监管部门只是在拿金融稳定磨洋工。现在金融行业都在讲创新。因此监管部门让我们拿出创新方案,并要求给出风险处置的解决方法。他们拿出整套方案以后,再用2B铅笔在上面画圈圈。”简单来讲,“监管部门从一开始就把你当坏人”。

  而一位来自中部金融办的官员则表示,民营银行推进速度缓慢的最主要原因是银监会是既得利益的代言人,他们不愿意打破现有制度体系,而更愿意将现有体系强加给新加入这个行业的参与者来依照他们先看到的路径发展。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杨再平将此解释为“路径依赖”。

  万事开头难。三家试点的落地,标志着民营银行的春天来临,我国金融体系改革向市场化方向迈出了一大步。然而,正如某些媒体所评论的那样,民营银行的发展“生不逢时”。困难显而易见,在存款保险制度尚未出台的背景下,民营银行是民企又是银行的双重属性,决定了民营银行肩负着民营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双重经营风险。

  “相较于国有大行、股份制商业银行,民营银行有一个很特殊之处,就是发起人在提交的设立民营银行的方案中,要特别聚焦对退出机制的设计。通俗来讲,即必须在活着的时候立下遗嘱,安排好身后事。遗憾的是,对于刚刚蹒跚学步中的民营银行,当下不但需要面对信用体系、配套措施等尚不完善的市场环境,而且还要面对短期内的吸储难等问题。”宋清辉如是说。

  但无论如何,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民营银行为民间资本进入实体经济提供了新的路径:在存款端,从第三方理财公司到互联网的“宝宝军团”,都成为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最方便的一个渠道;而在贷款端,我们已经看到民营资本正在通过小额贷款公司、P2P网贷、众筹等渠道进入金融服务领域。作为互联网金融的创新模式,小贷公司和P2P网贷在一定程度上就弥补了银行信贷的盲点,做到了真正的金融“下沉”。在这些方面,民营资本已经发挥的作用不可小觑。金融业不同于其他行业,门槛高、风险大、影响面广是监管层对民间资本谨慎放开的重要原因。不过民营资本的进入确是直接、间接的加速了我国金融市场的改革进程。

  民营经济发展环境“喜中有优”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新常态”定义为当前经济发展重要的阶段性特征,提出“市场要活、创新要实、政策要宽”等重要措施。民营企业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础与主体,在积极发现新的经济增长点、实现“大众创业、市场主体创新”等方面具有先天的优势。我国大力推进的行政审批改革、投资融资体制改革、财税改革、国有企业改革等重大改革举措有利于在体制机制上破除束缚民营企业发展的税收、审批、垄断、所有制等方面的限制,为民营企业加快发展提供良好的制度环境。民营企业将借助改革东风实现新一轮飞跃式发展。

  但是当前,我国民营经济在发展的过程中仍然面临着各种牵绊,其中最为突出的是资本问题。一方面,社会新增要素资本对民营经济的支持力度不足。我国产能过剩问题难以解决,产能过剩严重行业主要集中于上一轮经济增长的主导产业,如房地产、钢铁、水泥等。大量政府、社会资本沉淀固化于这些行业的国有企业之中,抑制了劳动力、资金、土地等要素资本向新兴产业与民营经济领域流动。在当前我国劳动力绝对数量下降、社会资金供给结构性矛盾突出,土地资源短缺的情况下,民营经济能够获得的社会新增要素资本的空间较为有限。另一方面,民营经济的融资成本过高,融资渠道过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等缺乏利率弹性部门的巨大资金需求拉高了资金成本;房地产市场回调和部分理财产品违约风险上升,导致金融机构和企业流动性偏好提高;银行理财产品、电子金融等金融产品及影子银行等市场化融资渠道分流了部分资金。金融资本“避实就虚”,货币市场短期利率水平降低不能有效传导到资本市场,中小企业融资成本居高不下,严重影响民营企业投资意愿,不利于小微企业发展。

责任编辑:李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