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深化改革元年亮点纷呈 国企不再任性

  编者按:2014年,于中国是特殊之年。经济回落,新常态渐成共识,国资国企表现抢眼,混改全面破冰、四项改革试点公布、央企负责人薪酬改革方案落定等改革举措铿锵有声,诸多经济学者把2014解读为中国国企深化改革元年。2015,是“十二五”收官之年,是对经济新常态的主动适应之年,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更多更有力的国企改革在路上,大公财经全面梳理2014年国企改革脉络并试图从中把握中国经济治理规律及发展轨迹,希望这篇文能给予读者些许指引。

  习总定调国企改革 中央地方动作不断

  2014年,中央、地方,都在为国企改革行动。

  2014年3月5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两会上海代表团审议时表示,国企不仅不能削弱,而且要加强。“国有企业加强是在深化改革中通过自我完善,在凤凰涅槃中浴火重生,而不是抱残守缺、不思进取、不思改革。” 

  2014年10月底,党中央国务院牵头成立了国企改革领导小组,基本完成了国企改革方案的顶层设计。其中,国务院副总理马凯任组长,国务委员王勇任副组长,国务院国资委主任张毅担任小组办公室主任。

  国务院国企改革领导小组成立后,国企改革进程明显提速,包括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在内的多个改革方案接近完成,待中央审核后即将出台。此外,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改革方案已获得通过,职务消费等旨在规范国企高管在职消费的尝试也在准备中。

  相比中央,地方国企改革也是“马不停蹄”,发力“混改”。地方国企层面,2014年有25省市公布国资改革方案,目前广东、上海、北京、安徽、江苏和浙江的国企改革进程相对更快。多地国企改革方案提出加快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民资等外部资本成为亮点。广东国企改革方案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重头戏,上市公司这一组织形式更是重中之重。甚至在市级层面,包括湖南娄底、江苏盐城、湖北襄阳、江西景德镇也都相继公布了国企改革意见。

  首批央企改革试点推出 亮点纷呈

  2014年7月,国务院公布六家央企作为“四项改革试点”,标志着央企改革的大幕正式拉开。目前,6家试点央企已提交具体改革方案,待审议通过后有望作为样本在央企推开;而国企改革指导意见有望在今年一季度出台,从而更快推进国企改革的实施。

  而并没有被入选6家试点央企的中国石化,反而走在了改革前列。2014年9月,中石化零售公司引入社会资本实施混合所有制一事已尘埃落定,25家各类机构用1071亿元购得了29.99%的股份,中石化一夜成为改革排头兵。

  此外,绿地、格力引爆地方国资混改潮也值得一提。

  2014年6月13日,上海金丰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公司被绿地借壳上市的议案。拟注入金丰投资的资产(绿地100%的股权)的预估值是667亿元,为A股史上最大借壳之举。如借壳上市完成,三家上海国企共计持有46%股份,上海格林兰(绿地职工持股会,共982人)持股28.83%,其他股东持24.92%。

  2014年2月18日,格力集团发布改革方案,珠海市国资委拟将其地产业务、港珠澳大桥、债权等资产无偿划拨至新公司,然后通过公开挂牌转让格力集团超过49%的股权,引进战略投资者。引进49%的战略投资,允许员工持股近200亿元,规模之大,程度之深,为年度之最。这反映了地方国企奔向市场的决心、雄心,也无不体现了地方国资委勇于改革的苦心、信心。

  一向“任性”的国企被改革,给资本市场带来投资机会。中国石化宣布销售公司混改次日股价便迎来涨停,全年涨幅超过50%,创出近5年新高。6家改革试点央企消息宣布时,其控股的上市公司纷纷涨停,中粮集团旗下中粮生化、中粮屯河不到半年时间涨幅翻倍,中粮地产涨幅更是接近两倍。广州友谊则是地方国企改革催生投资机会的典型代表,由于拟定增百亿元收购越秀金控,广州友谊连续收出10个涨停。

  身处新局 央企成反腐“主战场”

  十八大后的反腐大战中,国企特别是央企成为“主战场”,反腐力度不断加大,已然成为近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上出现的高频词汇。根据公开信息统计发现,2014年以来,已有十余位国企高管“接受组织调查”或“被立案侦查”,从能源领域到通信航空业的多名国企央企高管“落马”,他们既有垄断领域企业的,也有来自市场竞争领域企业的。

  除中央巡视加强外,国资委今年已先后派出两批12个巡视组,进驻中国电建、中国恒天等12家央企,并通报了对中国南车等六家央企的巡视结果。同时,国有企业的反腐制度化建设迈出新步伐。

  2015:国企改革落实年 将分三层次

  如果说,2014年是深化改革元年,那么2015年将国企改革落实年。2014年中石化的混改只是开端,国企改革的主题以及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将可能贯穿整个2015年。

  分析人士认为,预计2015年国资委体系下的国企改革将分为三个层次:首先是构建“国资委-国有资本运营和投资公司-国有企业”三层次管理构架,构建国资流动平台,将国资委对国有企业的监管职能和股东职能分开,由企业管理者变为国资监管者;其次是改革国有企业治理体制,即真正落实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治理层面上的混合所有制;最后是作为配套人事制度方面的董事会三项试点以及后续的市值管理,建立起完善的激励约束机制。

  2015年开年,国资国企改革仍是地方先行一步。值此地方两会正在进行时,国资国企改革也料将成为地方两会的热点议题。预计国资国企改革创新也将成为一种新常态,企业转型发展也会是一种新常态。

责任编辑:李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