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海洲:注册制需要保荐代表人挑大梁

  11月24日,中国政府网显示,国务院决定取消的67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目录中,包括原属中国证监会认定的保荐代表人资格审核取消。如此一来,保荐代表人(简称“保代”)的命运如何就受到业内的广泛关注。市场上甚至因此传出保代制度“取消”、“猝死”,保荐代表人“退出历史舞台”等说法。

  市场之所以如此敏感,是因为保荐制度已成为目前A股市场非常重要的一项基础制度,不论是新股发行,还是再融资,包括新三板将要推出的转板制度,保荐人都是不可或缺的。而保荐代表人是保荐制度的当事人,如果保代“猝死”了,“退出历史舞台”,这保荐制度岂不也要寿终正寝了?所以,这件事情尤其令人关注。

  但保代制度“取消”、“猝死”的说法显然只是一个误会。国务院的决定只是取消了证监会对保荐代表人的资格审核,但并不是对保荐代表人这个群体的取消。基于保荐制度对于中国股市的重要性,保荐代表人这个群体是万万不能退出历史舞台的。而从职业资格许可的角度来看,从两年前开始,证监会就将保荐代表人的注册管理事宜下放到了中国证券业协会,成为类似于证券从业资格的行业资格管理。因此,国务院的决定对于当前保荐代表人的命运并不构成任何实质性的影响。

  当然,有关保代制度“退出历史舞台”的说法,不排除也代表了某些投资者的一种愿望,或者暴露出一些投资者对保荐代表人不满的一种情绪。因为当保荐制度沦落到“只荐不保”的时候,当保荐代表人沦为“最贵书法家”、只签字拿钱而不保荐的时候,当保荐人与发行人同流合污沆瀣一气的时候,甚至当保荐人与发行人结为利益共同体、成为发行人弄虚作假的高参的时候,保荐制度的有无确实不再重要了,甚至没有保荐制度的存在或许更好。因此,某些投资者希望保代制度“退出历史舞台”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但保代制度显然不能“退出历史舞台”。中国股市的舞台还需要保荐代表人来挑重担。因为中国股市发行制度的改革仍然还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这其中注册制改革的推出已是箭在弦上。甚至在今年11月19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国务院作出决定要“抓紧出台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方案”,因此,注册制改革的大幕拉开已经为期不远。

  而注册制改革显然离不开保荐制度的保驾护航,离不开保荐代表人的尽职尽责。因为注册制与目前审核制的最大不同,就是证监会不对发行人进行实质性的审核,而只做程序性审核,尤其是不对发行人的盈利能力作出判断。而参照美国股市的做法,对发行人实质性审核的权限将下发给下一级部门,如在美国对IPO实质性审核主要集中在州一级层面,就我国的具体情况来看,IPO的实质性审核更适合交由沪深交易所来完成。如此一来,发行人质量的好坏就完全要依靠保荐机构与交易所来把关了。这其中如果保荐机构不对发行人质量把关的话,那么发行人的质量也就更加靠不住了。而这种把关的具体工作只能是由保荐代表人来完成。可以说,保荐代表人工作是否称职,是否能挑起注册制改革大梁,这事关注册制改革的成败。

  当然,如果保荐代表人还是“只荐不保”,还是试图充当“最贵书法家”角度的话,那么这样的保荐代表人是挑不起注册制大梁的。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就必须进一步完善现行的保荐制度,增加保荐人的责任,加大对保荐机构与保荐代表人的处罚力度。对于不称职的保荐代表人,要取消其保荐代表人资格。而对于情节严重,比如涉及到发行人弄虚作假、欺诈发行情形的,不仅要取消保荐代表人资格,同时还要宣布其为终生市场禁入者,涉及到要承担刑事责任的,还必须追究其刑事责任。与此同时还要追责保荐人及相关负责人的相应责任。只有加大对保荐机构与保荐代表人的处罚力度,保荐制度才能真正为注册制保驾护航。鉴于注册制改革已经迫在眉睫,因此,保荐制度的改革与完善工作也必须尽快跟上。

  (作者系大公财经特约评论员,所写文章以政策、时事热点评述、股票炒作心得为主,以反映中小投资者呼声为 己任,著有《轻轻松松炒股票》一书。)

责任编辑:李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