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令彬:“一带一路”顺应历史发展大潮

  作者 赵令彬

  上文谈到习近平提出要加快“一带一路”建设,并以建立AIIB及丝路基金作为融资工具(本栏11月12日)。这里再就相关的战略意义作进一步探讨。由于事关重大,对此应有更深入的了解。

  “一带一路”战略,将把中国崛起与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大潮缚在一起,成为21世纪初重大国际形势演变的动力及反映,也由此奠定了中国在新世界格局中的龙头地位。有几点相关的战略意义尤应清楚认识:(一)经济潜在效益巨大。沿线地区人口多资源丰,但许多国家的发展水平与国际合作程度仍低,故大量发展红利尚待释出。

  (二)为全球化带来新动力及新模式。沿线国家的民族、文化、历史资源、体制及发展模式、水平均各有不同,形成综合性合作对促进跨大洲跨文明跨制度的交流将有重大贡献。取得的效果将不单是经贸上的,还有人文及地区安全上的,故其意义远超目前运作中的自贸区或区域协作体系。

  (三)带动古老文明走向现代化及复兴。沿线地区都是欧亚古文明地带,合作发展将有助促进此等古文明区域走向现代化和复兴,而中国及印度等均是明显例子。中东受“阿拉伯之春”运动冲击后,正处于划时代的政经格局洗牌中,将为未来的伊斯兰文明复兴建立基础。这又将成为欧亚大陆整体文明復兴及经济一体化的重要部分。“一带一路”建设应可对达致这些长远的目标作出贡献。

  (四)推动新兴经济体系崛起。沿线地区大多是新兴国家,尤其是在中国周边、亚洲以至东欧等地区,故沿线合作多是南南合作以促进共同发展。因此“一带一路”建设将加快当前世界格局中新兴阵营冒起而发达国相对下滑的大趋势。

  为承接上述的重大历史任务,中国必先把本身的事情办好,而在对外开放上,也要及时引导策略转变以助推开放转型。习近平指出,中国开放正由引进来转向引进来与走出去并重的格局,并出现了市场、资源能源、投资的“三头”对外深度融合趋向。在这过程中自有很多政策法规须予调整,和投资、企业及市场的管治体制要改革。在对外交往上,还要由国际法规的接受者,转为接受与参与制定新法规并重的角色。

  同时还要搞好国内的相应建设。据报当局曾试图划分“一带一路”的相关经济区,但这做法并不恰当,因为全国都应参与其中:丝路串通的是国家而非其中某个地区。自然,全国各地的参与度及形式将有分别,要因地制宜来定下参与计划,绝不要搞一刀切。

责任编辑:洪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